-

个人树洞。存放乱七八糟的小宝贝。

一条鱼。:

【凡尔赛玫瑰】共8P,描写的是法国历史上著名的7位皇室女性。约稿来自kaze手账,相关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2013.1.0.0.333b404em3kygj&id=570451513605


下面说故事。


这是7位曾经声名显赫的法国女性。


她们中有的曾下令建起香舍丽榭大道、以女主人的身份居住于凡尔赛,带着自己的子女在花园中穿行。长毛小狗和侍从一道在她们身边奔忙,洋伞旋转、遮蔽阳光。


她们有的则远远早于那个穷极奢华的时代,不曾见过太阳的辉煌。凡尔赛站在她们身后的尘土里,是一个遥远的幻影。


【P2】卡佩王朝的伊莎贝拉生于1295年,比凡尔赛宫早了200轮光阴。她是法王菲力普的掌上明珠。这位西欧最有权势的国王为女儿谋得了成功的联姻,令她十二岁时便与英国王储爱德华完婚。但后者暴躁易怒,相对于少女,更喜欢英俊的贵族男子,因之做出了很多不智的决策。二十年的忍耐后,伊莎贝拉推翻了丈夫,将民众从糟糕透顶的统治中解脱,随后以儿子的民义摄政。她晚年间仍然在欧洲皇室间受到敬重。


尽管如此,民众仍然称她为“法兰西母狼”,传闻里说她谋害了自己的丈夫。


【P3】相对于伊莎贝拉,布列塔尼的安娜则温顺多了。她是布列塔尼公国的继承人,为了争夺她的国土,欧洲王室争相求婚。安娜顺从了自己的命运,一生辗转于三位国王之手。一次被夺、一次丧夫后,她为法王路易十二所得;后者强行与王后离婚,为了迎娶安娜和她的布列塔尼。


安娜只有两个女儿,她的长女克洛德继承了布列塔尼,也继承了母亲的命运。


【P4】1845年,大仲马写了一本著名的戏剧,《玛戈王后》。1994年这幕戏剧被改编,登上了电影屏幕。风情万种的阿佳妮抱着情人的头颅,乘着一辆马车离开了巴黎。


瓦卢瓦的玛戈是当时欧洲最为显赫的公主,同时以美貌著称。当时法国出于宗教分裂的前夕,她无法与天主教派的爱人结婚,只能被迫嫁于胡格诺派的贵族领袖亨利。他们的婚姻永远载入了历史,但并非以“两派和解”的名义,而是以“圣巴托洛缪之夜”著名。


那一夜在玛戈的母亲、凯瑟琳王太后的策动下,成千上万的胡格诺教徒遭到屠杀,死难者的尸体几个月内累积在河中,以至于几年内法国人不再敢吃淡水鱼。它也在历史上被称为“巴黎血婚”。这一事件拉响了宗教战争的号角,从此法国进入了长达二十年的无星黑夜。


然而诸恶有报。凯瑟琳王后的三个儿子陆续登上法王之位,陆续死在了位上。最终是当夜被捕、被迫改信天主教的亨利——玛戈的丈夫——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波旁王朝开国君主,颁布了南特赦令的亨利大帝。


玛戈与丈夫的关系十分复杂。她支持他的某些政见,却也预谋破坏他的很多举措。他们各自拥有情人,互相憎恨,并在亨利登基不久后离婚;却又最终和解。玛戈甚至参与抚养亨利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儿子。


她晚年写作了自传,这本自传成为了“圣巴托洛缪之夜”的重要历史资料。


【P5】亨利的第二任妻子是玛丽·德·美帝奇,一位同样来自豪门的女性。玛丽王后则以另一种方式名留青史;为了记录自己的生平,她向佛兰德斯大画家鲁本斯定制了肖像组画,共计24幅,均为巨幅油画。


这组油画技术高超,盛名远扬,但内容却远远超出了所谓“记述”。在油画中,她时而是圣女,时而是战神,时而是备受尊崇的母亲与王太后,被一万艘巨舰迎回巴黎,在众臣环绕下接受儿子路易十三的敬意。


然而实际上,亨利大帝遇刺后,玛丽·德·美帝奇试图摄政,但两次与儿子的斗争都失败了。最终她被迫逃往贡比涅,接着辗转各地,最后在科隆故去。油画不曾记述她的晚景:一艘孤舟与黑衣的老妇。


路易十三以后 ,王后不再在政坛扮演雄心勃勃的角色。太阳王的威仪普照法兰西,玫瑰只是他衣服上华丽的装饰。


【P6】蓬巴杜夫人应该算是路易十五最著名的情人。在踏进凡尔赛宫的女性中,很难有比她更加幸运和不幸的人了。


她的幸运在于过人的美貌与艺术才华。她歌声柔丽,审美独到,整个时代的洛可可风格都要感谢她的创造力。她的不幸在于,后人很可能永远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她了。是那个谨言慎行、恭谨温顺的情人,还是毒药一般迷惑了国王的妖妇;是那个与伏尔泰保持了一生友谊的艺术家,还是那个用眉笔打输了七年战争、迫使整个法兰西陷入贫困、动荡与衰落的魔鬼。


但她的结局无疑是幸运的。巴黎条约签署后,她本人终于从骂名中解脱。并非人民不再恨她,而是她终于死在了风韵尚存的四十二岁上,被肺结核带走了。


【P7】玛丽·安托内特就没这么走运了。这位路易十六的王后,从小镶金裹玉的贵族女性,没有做错过什么大事,就连那句著名的“为什么不让他们吃蛋糕呢”都是心怀叵测的他人编造,以供民众发泄愤怒。


实际上,她甚少干预政治,一生只会举办舞会和购置珠宝,一心只想维护王室的威仪和尊严。这如果被安置在很多其他皇后身上,都会王室视为一项美德,但在濒临崩溃的法兰西就行不妥了。狂潮的时代用血淋淋的方式,把无法前进的她抛下了。


【P1】论政局的动荡,17-18世纪的法兰西恐怕在人类历史上首屈一指。共和和帝政交替反复,断头台下血流成河。而在这乱局里,一位科西嘉平民拿破仑·波拿巴平步青云。


他后来被称为拿破仑大帝,娶了法国最美丽的女人,约瑟芬·博埃尔内,又在十五年后因无嗣而与她离婚。


1809年的深冬,约瑟芬穿过长长的走廊,在诸代王后们的注目下,离开了这座凡尔赛宫,再也没有回来。


fin.

书评 | 爱与痛苦——评《波斯少年》

个人树洞。

 

巴勾鄂斯一开始争取亚历山大的动机不纯。他当初并非出于爱意,而是为了让自己在马其顿军中获得一定的地位以保全性命;然而他却难过地得知“他已经是别人的男孩了”——而这个别人,是与亚历山大一同长大、与他不分你我的赫菲斯提安。他发现身为阉人的自己永远不可能望其项背。

巴勾鄂斯转而希望通过自己熟练的波斯宫廷礼仪来赢得亚历山大的关注。在侍从满溢的恶意的推动之下,亚历山大不仅在接待波斯贵族与俘虏时越来越依靠他,日常生活中也越来越重视他。

但巴勾鄂斯最终决定全身心投入对亚历山大的爱,则是因为亚历山大的风度与胸襟。

“活在蛋壳里的鸡雏不知道另外的世界,壳壁透进来一片白茫茫,然而它不知道那是光,只是敲打着白壁,不明所以。它的心划过一道闪电,蛋壳破开了。

我想,他是我的主人,我生下来就是为了追随他。我找到了一位王者。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对自己说,我会不惜生命来获得他。”

谁能拒绝这样一位天生的领导者呢?尽管巴勾鄂斯对亚历山大的爱和亚历山大对他的爱并不平等——亚历山大有太多种爱意了。他自比阿基琉斯,身旁自然站着最重要帕特洛克罗斯——赫菲斯提安;他是战争中的统帅,心系千军万马;他身为广袤领土的君主,必须身先士卒进行异族联姻……但每当亚历山大面对他“爱”的人,却都是坦坦荡荡,绝不躲躲藏藏或心怀愧疚。谁都不应该以当世的价值观来苛责或轻视他,因为他明确地知道自己不同身份所应承担的不同责任。

巴勾鄂斯这样奉献式的爱不可避免地给自己带来了痛苦。他嫉妒过,怨愤过,但最终选择默默陪伴在亚历山大身边,跟随他走过茫茫岁月。

从刚刚建立关系开始,巴勾鄂斯就开始了对亚历山大细致入微地照顾和关怀。“他睡着的样子很好看,嘴唇抿着,呼吸沉静,身体清新甜美。房间里有雪松木和缱绻的气息,糅合着一股海上漂来的盐味。我给他盖好毯子,他没有醒来,只是在大床上挨近我,寻求温暖。”

再到与亚历山大一同前往战场,他以医者和护士的身份为读者展示了疆土开拓的同时,对峙和冲突带来的不可逆伤害。“我举着油灯端详他。他侧卧,背部像少年一样光洁,受的伤都在正面。所有被发明来切割、穿刺或抛击的武器,无一不在他身上留痕。……灯光照着他的头发,光泽已经不如从前。他三十一岁了。”

甚至在赫菲斯提安不幸身亡,亚历山大陷入癫狂状态时,他依旧强忍伤心而不离不弃。“他们同月出生在相同的山岭间,属于同样的种族,敬奉同样的神明,从十四岁开始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确,我以为我们已经融为一体的时候,有多少我一直陌生。时间会过去的,我想。他们能忍受征战的离别,永诀最终也会像是那样。假如有时间。”

可亚历山大没有时间了。仿佛急于与赫菲斯提安重聚,亚历山大在其过世三个月内也与世长辞。在各方势力为争夺遗体而混战时,只有他安安静静地守候在亚历山大身旁。“我想,在他们取走他之前,他属于我。”大概在这么久的相伴之中,仅有这一刻让巴勾鄂斯感到完完全全拥有了亚历山大吧。

这个温柔细腻、对亚历山大满腔爱意的巴勾鄂斯确实令我们动容。他为亚历山大理好被子,却又“赶紧缩回来,生怕落下的泪水惊醒他”;在韶华已逝时,依旧注意保持身材,不想听见别人说“那是亚历山大爱过的人?不会吧。”但他某些时候迸发的强烈妒意却触目惊心。这时的他仿佛重新成为那贵族武将之子,为达目的而残忍坚定;可毕竟他一生所求就是亚历山大之爱,又让他囿于身体残缺的格局。内在的性格矛盾令巴勾鄂斯不再是史书上扁平的男宠形象,他有血有肉,以独特的异族眼光见证了亚历山大南征北伐的宏伟历程。

爱与痛苦伴随了巴勾鄂斯一生。爱与被爱让他实现了个人价值,但无法获得爱人的全部使他陷入了唯有己知的痛苦。


一点写作经验

孤光残影:

“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智商及格、成熟正常的男人,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像慵懒的小猫一样”惺忪地伸懒腰、发出“可爱的声音”,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对的,我要看的是男性,就算是O也是男O!另外说一句,男人是会有起床气的,我的经验是,虽然不会发脾气但到吃中午饭之前都不会有笑脸【不过我会先炸了,哎,我这暴脾气】


纳兰妙殊:



之前有朋友说希望我分享“写作经验”。说实话,我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写边琢磨,边学边总结。以下几条是我读书写东西最经常想到用到的,对写同人或写原创小说同样适用,因为我自己就是两样都写嘛。


虽仅一得之愚,亦聊备一家之言,不揣冒昧,献丑于同好。


1. 先确定结局。


这是开写之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想象出结局的情节、情绪、画面、一部分对话,甚至,把它先草草地写出来,然后反推上去,引导整个故事向它流淌。


为自己准备一个精彩、得意的结局。中途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想结局,想想怎么能浪费那个早就在终点等待的结局呢?动力马上就来了。


但,也要警惕为了凑成特定结局,勉强人物做出不合理的举动。


2. 预备好所需文献。


不要想全部读完再开动,那样耗到明年也开不动。大致读几本重要的,就开写吧!


边写边读,就像充电一样。写累了,缺乏灵感,拿起文献来读,往往会有意外收获。


3. 用刀前要磨刀。


为自己定几本可当做“磨刀石”的书。


肉铺切肉的大叔,时常需要抄起一根磨刀棍,把屠刀正反正反唰唰磨两下,再继续干活。


动手写之前和期间,也都要磨一磨语感。拿起自己的磨刀石,读五到十分钟,让自己脑子里的造句机器以好的节奏运转起来。


杰克·伦敦说他在屋里墙上贴满小纸条,上面抄着他觉得好的句子。那就是他的磨刀石。


私人觉得好使的:莎士比亚全集,《微物之神》,海明威,帕斯捷尔纳克。再多就不能说了!私藏石不舍得告诉别人,嘻。


学点好的!多学死人书。不要学七堇年、八月长安、九夜茴……


金庸《越女剑》:



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剑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




那些已经画图凌烟阁、造像总统山的大师们也是这样,不用学到太多,能捕捉到一丝一忽的影子,刻苦研习,已够无敌于天下了。


比如莫言。他自己说,当年看了福克纳的小说,根本没看多少就豁然开朗,立心要创造自己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创造自己的“一块邮票大的地方”。那就是高密。


最终莫言也拿到诺奖,与福克纳并肩立于世界文学史之中,各自统治着自己虚拟出的文学王国。这真是个令人快乐的故事。


4. 重视第一章。


第一章对整篇小说来说太重要,也是写起来最吃力的部分。


首章定基调。它确定了小说的气味、颜色、口音、拍子、副歌,以及,故事是条衔尾蛇,从哪块鳞片开始讲?以怎样的角度把故事抛出去?很多极微妙的东西,全在第一章里。


——所以说最重要的技巧,不是写,而是选择。


菲利普·罗斯:



开始写一部新书的过程可谓痛苦不堪。我经常要写上一百页才会有一段幸存下来。接下来我会重温六个月里写下的内容,在可以保留下来的每一个段落、每一个句子、有时是一个短语下面标上红线,然后再把所有标过红线的地方打印在一张纸上。保留下来的内容往往不超过一页纸。


不过,如果幸运的话,这些东西就可以作为第一页的内容。我需要找到最鲜活的东西来给全书定调。可怕的起始工作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几个月的自由表演了。




马尔克斯:



最难写的就是第一段,第一段我要写几个月,一旦写好它,其他的就容易多了。第一段解决了一本书的很多问题。第一段是整本书其他部分可以参考的模板。



所以,认真考虑第一章的各种可能——是《百年孤独》“多年后……”这种一句横跨几十年、埋下伏线的奇幻、沧桑式,还是《变形记》“一天早晨格里高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那种简洁简明开门见山式?——然后做出选择。


另外,凹造型的第一章不是好的第一章。要(看上去)非常自然,像娴熟的老司机,松手刹换挡轻踩油门(看出来没?爷是有驾照的人),车像海豚钻入海水一样油光水滑地前进了。


5. 少用成语。少用成语。少用成语。


注意,是“少用”,不是绝对不用。


用大量成语和习语的,是庸才。是语感迟钝的粗人。


一个作者的日常本职工作:提高审美,锻炼语感。


要有一点文字洁癖,多少要有一点。对不够美的东西,一定要敏感。就像豌豆公主对床垫下的豌豆一样敏感。


不要写一个女人“亭亭玉立”,不要写一个男人“玉树临风”,不要写一个孩子“憨态可掬”。


在小说的叙述过程中,成语非常破坏语感。因为成语自带体系和语境,四个字,“刻舟求剑”“邯郸学步”都是一个完整故事。把成语放进小说句子里,就像给玫瑰花圃里放进一只狗。


领导讲话:“我们几个国家虽然国情不同,但是一定要同舟共济……我们要敢于壮士断腕,迎来凤凰涅槃……”那是因为讲话需要简洁,用尽量少的字词表达更多的意思。


毕飞宇写他读《朗读者》的中译本,里面汉娜换袜子译成“她金鸡独立似的一条腿站着”,他立即觉得这个译本不够好。


要是能像汪曾祺似的这么用——“你们全都是含苞待,每个人都有锦绣前!”(《云致秋行状》)那也行。问题咱不是汪曾祺呀。


作家在小说里创造的世界,必须是新的。新的主题曲新的语感和意境,自成王国,自有一套行星恒星的运行规则。


这是作家的尊严和权威所在,不容侵犯。


——什么?用网络流行语?朋友我不想跟你说话。


6. 慎用比喻。


“他眼里有全宇宙的星星”“他眼里有一整个海洋”……这种陈词滥调,就不要再写了!


贫乏的喻体,暴露作家掌握的词汇量的贫乏。


其实小说之美,美在结构、节奏、文体等多方面。比喻诚哉小道。不要总盯着比喻。如果觉得自己这个比喻句不新鲜,不美,不合适,那就不写,这也是个尊严的问题,宁卖仙桃一口,不卖烂杏一筐。


——如果确有这方面的爱好,也确能写出有趣的比喻来,那……就要克制了。


——上面这句说的是我自己。我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少用比喻!不要老想着炫技!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漂亮句子出来、自己坐在电脑前得意!


每条比喻是一次短暂的刹车,读者需要停下来,跟随作者走进比喻句的岔道,再走回来。多几次暂停和岔道,能增添层次感和趣味,但花在岔道上的时间太多,这趟旅程就喧宾夺主了。


好小说不是比喻句集锦,不是比喻句的画廊。不是把漂亮的比喻镶上框子挂个满墙就是好小说。


国内很多人学的是张爱玲。是,张爱玲喜用尖新的比喻,但她没有失却对节奏的把握,更重要的是,她的比喻后面有洞见,对人生和命运的、高人一筹的洞见。所以其实不是比喻好看,是她的见解好看。


——犹如:皮肤好并不是皮肤好,是身体状况健康,皮肤才能光洁好看,皮肤只是一个外化可见的表象。不去整体增进健康,光花心思在护肤上,没用的。


更高级的作家,绝不把功夫用在比喻上。其实我的比喻句英雄,是福楼拜。但他令那些句子隐匿在小说中,因而人只感到它好,浑然地好,并不一惊一乍地觉得他的比喻句美得吓人。


太多的比喻,倒胃口,败坏节奏,把叙述搅成一滩浑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就是反面教材。


7. 贴着人物写。


要按照人物本身的性格写!不要自己跳到人物的躯壳里,用自己的性格代替人家做出反应。


举例:丈夫/妻子和情人偷情,其伴侣发现了,她/他会怎么做?


心思深重的英国丈夫,悄悄带上门,不令他们发觉地离开了。不久后带妻子去了瘟疫流行之地。(毛姆《面纱》)


愤恨难平的中国武汉妻子,到楼下打电话给警方,称有人卖淫嫖娼,让丈夫被抓,身败名裂。(方方《万箭穿心》)


这两种不同的反应,都是独一无二,只有“那一个”人才能做出的。


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智商及格、成熟正常的男人,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像慵懒的小猫一样”惺忪地伸懒腰、发出“可爱的声音”,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


除非你认为“萌”比尊重人物个性更重要。


(TBC)


所谓“经验”,暂时想到就这么多,以后想到别的再补充吧。


以及我今天终于交稿啦!多比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明天开始可以尽情玩几天同人了。等我更文哦!XD


砚潋部分文章存在抄袭桔子树小说嫌疑

陈默是金:

2/27下午 ,往常一样刷lofter,一篇文章被@博斯藤壶 推送到了我的首页:@砚潋的恋与制作人许墨同人文《海角婚书》,第一遍看时,我觉得本文处处眼熟,随后反复看了几遍,遂认为本文有抄袭桔子树《一生的故事》的嫌疑。《一生》的剧情被拆碎了又揉起来,组成本文一部分的,其中有几句我甚至能背出来《一生》的原文。这篇文章热度高达600,评论不计其数, 不乏对文笔的赞美以及对剧情的褒赞。心凉,质问作者,没有回复


砚潋微博


砚潋LOF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2857856052/4213105452004853



我放学回家后浏览了发表在砚潋这个账号的其他文章,共有小处“借鉴”五六,因对麒麟系列太过熟悉,皆能背诵原文。再次询问作者,没有回复。




中部时间下午7:25,我登陆微博,砚潋的微博名与lofter相同,我发送了相同的消息,砚潋两分钟内已读,7:32分回复了我,否认“借鉴”。下面是对话截图:




砚潋称文章每句都来源于自己生活所感,毫无借鉴。在我逼问下“承认”自己“考虑不周”,在《海角婚书》里与《一生》撞梗。苍天有眼,这哪里是撞梗。


最后借口自己很忙,说先删掉文章在挂个说明,这事“以后再说”。文章删了,说明挂出:可惜还是一派否认。


桔子销声匿迹两年多,麒麟正传也逐渐淡出大家视野,可它仍旧每时每刻牵动着我的神经。当看到那篇文章的评论说着如何被剧情所感动时,我内心在呐喊:你们的感动不是来自这个人的笔下,而是另一人的心血。正因为作者不在,我们这些当读者的,才应当站出来维护喜爱作品的权益。


(有一段没截到的是砚潋的最后一句话保证行文措辞一定更严谨,说的非常好听,可惜是废话。)


就在刚才,我深夜狂肝调色盘时,大大的“声明”终于不紧不慢地发出来了,还把我夸了一顿,谢谢您。粉丝们非常心疼,纷纷夸赞大大负责,庆幸自己没有粉错人,顺便称赞了一下我的精神状态。


就是这一刻,刚刚完成了一部分调色盘,本来已经打算放下笔记本复习Calc考试的我,毅然决然地决定还是早写完早解脱吧。





到底是不是撞梗,请各位下翻。






砚潋的在lofter上发表的文章我还有《同愿》,《华梦》,以及《临渊》没有“拜读”,欢迎各位前去找不同。不过文已至此,我相信各位看官也能判断一二。


桔子树及她所著《麒麟》系列小说(包括麒麟正传五部,一生的故事三部,天堂人间两部),是我最喜欢的,也同时是塑造了我三观的小说,希望所有喜欢这系列小说的朋友和支持中国版权事业的朋友,能够支持桔子树,保护她的作品不被他人抄袭。本系列小说接近两百万字且未完结,本次制作调色盘时我全凭记忆搜索关键词,如果有疏漏的地方欢迎指出。


发布本次文章,没有针对砚潋本人和她的粉丝,而是维护桔子树作为原创作者的权益。调色盘本身不具任何法律效力,希望砚潋和其他读者看到这次的对比后,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读者一致认为本篇所列文章确实涉及抄袭,希望砚潋公开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过度借鉴”。


希望恋与制作人的同人发展越来越好。


陈默是金 







来自九头蛇的冬兵口令说明及洗脑内容(慎入!)

启初宝宝:

2016年6月21日,娜塔莎将一份刚收到的冬兵资料转交史蒂夫。


19个小时后,史蒂夫终于看完这份1104页的资料,唯痛不欲生。


扉页是一张有些发福而苍老的脸,灰白的头发,深陷的眼窝,肥大的眼袋,还有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珠,只有嘴角一点弱不可见的微笑,诡异惊心。


在这张照片的下面有一行小字


——霍夫曼·施普朗。


此人便是“冬兵计划”(WS计划)的执行人员之一,九头蛇佐拉博士的部下。


霍夫曼·施普朗(1920.9.15—),保加利亚人,曾修改国籍加入苏联,克格勃高级特工,后由于其在医学方面的极高天赋,被佐拉博士收入麾下,成为九头蛇一员。1986年冬,被神盾局抓获,秘密监管长达十年。此十年间经过高强度刑讯和精神鉴定,确认曾被九头蛇洗脑和精神控制,其本人也表示希望能回到征途接受审判,与此同时,他供诉部分九头蛇的研究内容,以及详细撰写了1104页“WS计划”实验报告。


据其本人陈述,虽跟随佐拉博士,但几乎不参与冬兵的前导式研发过程,只负责数据记录和药理病理分析。考虑到其受到过精神控制,审判无罪。此后二十年,他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个小镇落脚,做了当地医生。风评极好,为人真诚热情,参与多项慈善活动,至今寡居。


附WS计划实验报告部分内容:


 


 


“WINTER SOLDIER计划”实验项目第一次简述报告


 


报告人:霍夫曼·施普朗


报告时间:2004年7月28日


保密级别:SSS


 


以下内容,我以我的生命、尊严、人格、信仰保证,没有一句虚假。


 


冬兵自1943年捕获后,经过长达一年的治疗期,在确认左臂无法治愈后,佐拉博士确认切除,并移植最新机械臂。机械臂程序及相关,我不甚了解,在此无法陈述。


1944年夏,正式开始“冬兵计划”。


鉴于诸多人员对洗脑此词的误解,以下先解释WS计划中所谓记忆剥离和整合内容。


冬兵的洗脑过程并非常见电击式记忆删除,而是由三个不同程度的步骤组成的颠倒现实与梦境的人格毁灭。


直白而言,经过记忆实验的冬兵(以下用实验体代替)其大脑内只有八段整合记忆,分别由八个不同对应词标记。除此之外的一切记忆均可定义为梦境虚像记忆。通过电击刺激可以让实验体对现实与梦境产生认知错误,将八段梦境认知为现实,而将现实中的一切行为认知为梦境无意识活动。


故而,冬兵需要长时间的冰冻状态来实现梦境的沉积与强化,同时也延缓机体细胞生长,即为不衰老表现。在需要执行任务时,解冻后需进行初步记忆清洗,以清除在梦境中可能出现的零散记忆碎片(类似除草过程),通过指令使实验体确认进入“梦境”(即我们的现实),在执行任务后,再次清洗记忆,删除“梦境记忆”,恢复冷冻状态。


此过程不仅可实现其对指令的完成认知及执行,且能有效防止因完全清除式洗脑过程对实验体行动能力的损害。


 


阶段实验内容总述:


第一阶段:(1944.7.18~1945.11.17)


进行简单的身体折磨以瓦解精神抵制,此过程较为常见,在诸多刑讯及特工总部档案里可以查阅到完整内容,遂不详述。此过程历经六个月,结果不显著,放弃。


出具报告内容:其意志力坚定。建议通过注射LSD对其进行初级致幻剂试验。


此后十个月,使用LSD进行深度催眠和电击试验。并注射初级血清,有排异反应,遂放弃二次注射。


出具报告内容:取得初步成功。


此阶段成果仅维持不到三个月,冬兵的自我意识重新获取。


 


第二阶段:(1946.3.23~1983.11.25)


对冬兵的试验开始在致幻剂的基础上进行深度催眠,并通过电击强化他对指令的记忆。在此过程中,冬兵持续使用关键词来对抗催眠,进展缓慢。后研究开发出新型药物PTUM可以直接注射入大脑内海马体,但会造成不可逆伤害,具体伤害详见实验报告WS-013。在此辅助作用下,利用其关键词进行反式催眠,成功。


出具报告内容:可以尝试执行任务。


 


第三阶段:


此阶段计划于1990年开始,计划详细内容尚未知。


 


 


冬兵任务口令说明如下


十个指令代码分为前后两类,前六位指令为浅层外我摧毁,其作用为破坏外我坚壁。


(说明:外我表示一种其对外界的认知需求,具体总览为渴望,引申为对他人及社会具体的情感选择,与内我对应。


内我:不依赖于外我存在的内部认知,可简化为人格分析。大体可由归属认知,人格认知,信仰认知三部分组成。)


 


指令诱导过程说明:


命令口令由抽象指示代码和具象指示代码组成。(括号中为近义词,指令可以在同义词间互换。)


抽象部分:渴望,善良,回家(回祖国)


具象部分:生锈(锈蚀),黎明,火炉(熔炉),货车(火车车厢)


混合部分:17,9,1


说明:人体思维按照此研究过程可分类为两类,其一,非依附性客观判断。简而言之,与行动有关而与主观思维无关的身体指令,如行动中机体反应、作战策略推演、语言逻辑等非人格依附性逻辑指令。另一,依附性主观判断。如道德判断,信仰判断等。


单纯抽象口令指令缺乏强度,无法实现深度控制。


单纯具象口令会导致实验体非依附性记忆丧失,表现为丧志生活及作战能力。


口令内容由其冬兵本人抗催眠关键词及博士设定指令词两部分组成。


本人关键词部分:十七,黎明,火炉,九,回家,货车。


指令词:渴望,生锈,善良,一


由于无法得知本人关键词所对应记忆内容,遂进行了长达十年左右时间的记忆试检。以下为记忆试检后针对不同指令词的简单说明。


第一步骤:确认关键词及对应记忆画面。


外我部分:


实验内容:通过不规则图案刺激大脑皮层产生模拟情景还原,对不同指令及陈述做出反应。即探究冬兵原始记忆中关键词对应的记忆画面。


渴望:外我索引起始点


生锈:实验室生锈的铁门等画面。对应核心词:自由。


十七:初吻,具体内容可参考附录中复杂图案破译投影图119。对应核心词:史蒂夫·罗杰斯。


黎明:具体内容尚未得知,猜想为两人较亲密活动。对应核心词:史蒂夫·罗杰斯。


火炉:大本营之战爆炸火海图像。对应核心词:史蒂夫·罗杰斯。


九:家人,祖父母,外祖父,父母,三姐妹兄弟。


此过程经过一年零五个月,通过LSD和PTUM的反复试验,基本确认完成。


 


内我部分:


实验内容:强制记忆植入,主要培植恶性多重人格,并利用多重人格逐一毁灭实现单一人格丧失,最终实现人格碎片化和信仰反射区投影物完全丧失。


善良:内我索引起始点。此确认过程中开始出现多重人格。


回家:画面不明晰。


一:画面不明晰。


货车:雪谷坠车画面。


此过程经过十五年零十一月,暂属于稳定状态,后续观察待定,不排除人格自生现象存在,需进行反复叠加强化。


 


此口令为逆势循环口令,根据对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本人详细调查,确认其生于1917年,数字逆向归一,实则归零,实现本初人格的最终毁灭。


第二步骤:修改关键词对应画面。


渴望:


生锈:无修改


十七:修改结局,史蒂夫·罗杰斯哮喘窒息而死。


黎明:修改未成功,原因尚不明。


火炉:史蒂夫·罗杰斯坠入火海而死。


九:家人全部死亡。


善良:


回家:美国纽约州及印第安纳州遭遇核袭击,其家园故土沦为死城。国民归属感及家庭归属感丧失。多重人格矛盾深化并引起机体衰弱。


一:角斗场死战,无一人格生还。多重人格的逐一破坏,剩余自我人格毁灭


货车:轰击史蒂夫·罗杰斯坠谷,雪地颈动脉绝杀,虚影破碎。信仰及世界观和是非观毁灭,信仰投影物完全丧失。


 


药物用量及其他实验内容说明:


 


第一阶段: 


1944.7.18—1945.11.17


物理强化基本完成,身体机能在初级血清实验下实现倍增,轻度排异反应,无法继续注射二期血清。速度、力度、耐力等基本物理指标超普通标准2.41倍,认定合格。


LSD用量:500mg~800mg(常人致死剂量:400mg)


机体耐药性增大。


 


第二阶段:


1946.3.23—1951.9.21


辅助内容:电击,次声波,LSD。


LSD用量:1100mg


效果较显著,开始尝试指令输入。


1953.11.04—1963.4.22


辅助内容:PTUM ,次声波,电击


PTUM用量:0.7μg~1.3μg(致死剂量:>1ug)


完成所有口令输入和强化。身体机能优化,可以执行任务。


 


口令具体完成时间:


渴望:1946.6.11 成功植入


生锈:1946.8.09 成功植入


十七:1948.12.12成功植入


黎明:1953.12.19  成功植入


火炉:1954.8.31  成功植入


九:  1956.3.10 成功植入


善良:1957.1.18 成功植入


回家:1958.6.22 成功植入


一:  1960.9.20 成功植入


货车:1963.2.14 成功植入


 


1963~1983,仅针对不同部分分别强化,没有大型试验项目,主要针对机械臂的改造进行。


 


实验进程中出现的问题:


黎明:LSD和PTUM实验造成右肾功能衰竭,手术切除。左肾功能受损率21%,暂能维持机体需要,药物使用暂停。此阶段涉及性侵,不详述。


火炉


第五次实验:(实验情景内容:高温及烧伤)


高温60摄氏度状态下实验3小时18分钟,


高温170摄氏度状态下实验21分钟


高温381摄氏度状态下实验3分钟


 


头部配备防护面罩,未对大脑及颈部动脉等造成明显影响。


造成机体表层皮肤三级灼伤,烧伤面积83.6%,表层皮肤呈炭化皮革状,色白,无其他不良反应。烧伤后机体培植绿脓杆菌,轻度中耳炎,两日后化脓,脓色黄黏质,听觉轻微不可逆受损。排除此状态高温反射,建议尝试其他记忆粘连内容。


第八次实验:(实验情景内容:爆炸)


机体烧伤超过97.6%,休克时间27分钟,生命体征几乎完全丧失,申请弃置实验体,遂将实验体移入实验体处理槽。积雪18小时后,检测到微弱生命体征,复收回继续实验。


善良:太阳磁暴及地磁暴叠加影响实验室造成部分机器无法工作,黑暗实验24天,开始出现多重人格。


回家:多重人格培养,最多二十三重人格,精神状态极其萎靡,无法完成基本生存行为。体重锐降至38kg,血压极不稳定,建议实施人格限制计划。


:本初人格确认,并达到稳定,体重回升至51kg。经过角斗场实验后,多重人格逐步丧失,最终本初人格死亡。


注:在角斗场实验中,务必确认本初人格能坚持到最后,以防止其他恶性人格杀害本初人格,否则将导致最终信仰实验无法执行。


 


(作者说明:


黑暗室实验:完全黑暗的密闭空间中利用次声波超声波等对精神打击,在二战中纳粹曾使用过的一种方法,一般人进去两三天内就会致疯,对精神伤害程度极其大!


角斗场实验:精神空间内多重人格决斗。)


 


实验体自毁口令:


酒馆,雪山,深巷,海蓝宝石,沉睡。


 


 


 


——完——


最后说明一下为何吧唧哥哥不自杀了,因为他经过上面这一系列东东,已经没有自杀意识了。一个死去的灵魂是无法再死一次的。


口令最虐的部分也许就在那些修改后的画面一直不停地循环循环再循环,每执行一次任务吧唧就要过电影一样把那些画面过一遍,也就是说美队在吧唧的记忆中已经死了 肉体死了三次,灵魂死了一次。总之是死了。
所以美2中吧唧的反应完全是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的迷惘。美队3中,吧唧最后的冷冻,更虐了(눈_눈)


无家,无亲友,无挚爱,无自我,无信仰。


我是有多大勇气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完这份报告,汗。


我现在的状态:唯痛不欲生。


FUCK HYDRA